白玄晔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

【国广家】修行的目的

七月山猫:

给列表同体 @白玄晔 写的正片文案初稿ヾ(✿゚▽゚)ノ
#三山,土方组前提
#刀舞悲传某一个时间支线,老爷子消失之后的本丸。
#只有被被和国广出镜
#我流的关于被被极化修行前的猜想。
#我流的对于悲传的分支妄想
也是很久没有写过文了,算是被被极化的贺文吧(/∇\*)
——————————————————————
夏夜。
山姥切坐在回廊上,抬头看着庭院上空,明晃晃的弯月挂在夜空里。
“兄弟……?”
听到一侧传来脚步声微侧过头的山姥切看到了抱着极化道具靠近的堀川国广。
“吵到你了吗兄弟?”堀川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刚去给主上送衣物,被嘱托了将这些交给你。”在山姥切身边蹲下,抬手将抱着的物什放在了青年身侧。
“……是修行道具。”看着那些道具,山姥切微怔,好像想起来什么,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苦涩,很快又回过神,扯低了披布挡住脸。“……谢谢。”
“自从兄弟你满级,主上就把我换上近侍,有些日子没有这样好好坐在一起聊天了啊。”干脆坐下来,顺着兄弟视线望向庭院的堀川,看到了空中的弯月。
“——修行的目的地有决定好吗?”
“……没有。感觉,总是很难想清楚……”听见问话,山姥切慢慢松开披布角,看向地面,披布的阴影遮住了眼睛,有些看不清神色。“……修行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变强吗?”
“兄弟啊,”堀川说着歪倒在山姥切肩上靠着,“我是觉得我如果去修行的话,是会抱着成为兼桑更加优秀的助手的信念出发的呢。”
“如果看不清路的话,就把目光放在前行在你前方的那个人身上吧。”
堀川说着,指向了空中的弯月。
“不是和那位,好好约定过了吗?”
山姥切怔怔地看向月亮,突然低下头强忍着什么似的扯住披布靠在了廊柱上。
确实,好好约定过了。
再重新相遇之前,努力变强。
为了——
“为了拯救他……”
堀川从背后环住人,安慰地摸着山姥切的头,“看,答案不就出来了吗?”
“……想要见他。”
……一直憧憬着的那把刀。
想要见到他,告诉他好多好多事。本丸的事,大家的事,自己的事……他不在的这些日子,自己替他记住的记忆。
“……兄弟,谢了。”山姥切跳下回廊,站定在院子里看向堀川。
青年背着月光,披布的阴影下,绿宝石般的瞳眸,让堀川看着,想到了那个人眸中的新月。
灰扑扑的太阳。
“……开始燃烧起来了吗?”跪坐在回廊上的少年,看着山姥切,突然喃喃了一句。
“什么?”
“啊啊没什么,不过兄弟笑起来真好看啊。”
“不,不要说我好看什么的!!!”冒烟。
“好啦好啦快去睡觉啦。”
两人抱着东西打闹着走远。
天上的弯月依旧。
门扇上仿若人形的阴影里,飘下了一朵白色的樱花,轻轻落在山姥切坐过的地方。

评论

热度(72)